他梦中的草原白茫茫,列车搭上悲欢去辗转

【非良】山海纪·䍺祸(五)

他似乎又看到了咸阴山冲天而起的流火,扣动大地的爆裂声震耳欲聋。

待意识稍微清明,韩非微微睁开眼睛,周围还是一片焦土,他忽然想起这只是梦境。烈火灼烧的感觉,来自于六魂恐咒加诸于他的死亡前的最后记忆。

下文见
↓↓↓↓

http://t.cn/RHljizs

【非良】山海纪·䍺祸(四)

不周山终年落雪,地处偏僻又难行,唯有寒梅傲然独立。仙君对这几株梅花珍惜得很,日日法力为其护持,久而久之不仅成活下来,竟也显出脱尘之姿。

这福地洞府内,也承自不周山的清苦之色,唯石床一方,桌椅一套,茶具一套。凌虚仙君每日若无事需外出,便采梅煮雪作茶,焚香在侧打坐。如此,更得见他的好人缘,这寂寥寒山竟常常有客来访,可算络绎不绝。

只不过,对天性散漫的狐狸来说,实在有些难熬。

“这过的什么日子。”不出数月,陪在一旁的韩非已觉得自己口淡无味,几乎清心寡欲。

不禁怀念起狐狸该过的糜烂生活,此时他身体痊愈,法术也颇有进益,便坐不住了。

韩非在仙君身侧纠缠腻歪了一阵,然仙君依旧六根清净,阖目打坐,...

【非良】山海纪·䍺祸(三)

2018新年第一更,耶✌,欢迎2018,大家新年快乐~

·
·
·
·

凌虚仙君于清晨薄雾中,再次一路去往咸阴山查看情状,此时漫山流火已凝成浓黑的山石沟壑。

昔日天地酒泉已化焦土。

可惜了。

凌虚仙君叹息着落在地上,向结界走去。

远远见一异兽,其状似羊,脚踏流火,这便是䍺。它力气耗尽,蜷缩在一块焦石侧,不时伤心落泪。

“时也,命也。”凌虚仙君俯下身来,与䍺对视,“缘法尽,劫数已生。”

䍺落泪更甚。

“你与他争命,是争不过的。”凌虚仙君眼神悯然,嘴角勾起一笑,甚至伸手抚摸一下异兽的利角,指尖一勾,一抹云气逸来,紧紧缠绕在异兽颈间...

【非良】人工智能(十九)

卫庄在飞船的警报声中,从自己休息舱几步冲到了驾驶舱,不过驾驶舱中却依然一派祥和。

韩非双手环抱着张良的腰部,头倚在他肩上睡过去了。机器人跪坐在他腿间保持了姿势三个小时一动未动,还打开了自己的体温系统,调到适宜的温度,韩非仿佛怀里抱着一个暖洋洋的小火炉,舒服安逸极了,在警报声中依然迷迷糊糊不愿醒过来。

见卫庄赶来,小机器人艰难地从韩非几乎将他包裹其中的怀抱中冒出头来,向卫庄解释:“前方发生交战,我已经让琅玕停下了飞船隐蔽起来了。”

如今星际局势正乱,飞船行进中遭遇交战区是经常的事情,并不少见,卫庄闻言点了一下头,再看看他们的姿势,沉默了片刻,挤出几个字:“好自为之。”

“???”张良被莫...

【非良】山海纪·䍺祸(二)

“韩兄,唤我子房即可。”凌虚仙君敛目微笑,避重就轻拒绝了回答双修的问题。

狐狸微微有些失望:“哦,子房如何知道我的名字?我孤身一狐待在山中,还当没人会认识我呢。”

凌虚仙君只是将他扶起:“伤未痊愈,不周山的寒气怕韩兄体虚难当,还是回洞府内吧,想吃什么我去市井买回就是。”

“子房与我是旧识?”韩非不抛弃不放弃,再试探道。

“一些前尘旧缘罢了。”仙君依然避过话题,扶他躺在石床上,坐在他身边将软毛披风作被覆好,结束了狐狸耍流氓不自知的行为。

这个仙君神神秘秘的,与之相干的问题一律不答,实在太难搞了。

狐狸想想,觉得还不如关注一下自己的性命:“我与䍺千年比邻而居均相安无事,它近日为何会突然...

【非良】山海纪·䍺祸(一)

不务正业开个小新坑嘿嘿嘿
…………………(๑˙ー˙๑)…………………`(•ˆ-ˆ•)/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狐狸依稀记得,自己是从生死一线中逃出来的,梦里都是烈火洒下的咸阴山,融化万物的炎热河流铺天盖地而来。

快逃!

否则尸骨无存!

不知道拼命逃了多久。

它本重伤未愈,此时疲倦已极,浑身滚烫,却感觉到一股清凉直沁心脾,昏昏沉沉地想,我是逃出来了。

“幸好此次,良来得还算及时。”

它听见有人说话,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,才发现下方仍是咸阴山滚滚的火浆,自己被人捞在怀里,浮在空中。

有双手捧着它,手指凉意隔绝了烈火炎炎,令他舒服得几乎要打滚。仰头望去,只能看见一处苍白的下颌。未及细看,就被包...

故人(历史回忆向无意义小短篇 含非良)

未逢白雪小阳春,好时节,好气候,不甚费力而抢先一步入了咸阳城,总归是好的。除了这纸醉金迷的咸阳宫,城中其余各处,却是清寒凄荒苦日多。一时涌入大量官兵,热闹是热闹了,却未见百姓有片刻安歇。


张良站在咸阳宫复道上居高临下观望片刻,一言不发,转身飘然而去。


“都干什么,争来抢去成什么样子,都给我停下回营去。”樊哙怒气冲冲地赶走了一些兵油子,扭头见萧何摇摇欲坠地端着一口箱子步履不稳。


“唉,小心!”樊哙紧赶了几步,帮萧何扶住箱子。


萧何喘了口气,向樊哙道谢:“谢了。”


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樊哙打量着他箱中的竹简,一旁还有诸人抬着竹简箱子从他身边匆匆而过。


“这些可是...

【非良】人工智能(十八)

“你要记得,虽然很少给你写信,但在我们分离的那些日夜,我总是时刻想着你的。我们这里没有白天,当你们是白天的时候,我就能看到天边的有一颗绿色的星。我忍不住要想,真好,我的爱人就在那颗星上。只是可惜,你在维斗星上,是看不到我的。”

少年躲在石块垒砌的战壕里,在微弱的手电筒冷光中写着信,他没有用通讯器,还以古老的方式一笔一划将文字写在纸片上,因为寒冷,字的笔画断断续续,他要不时对笔尖哈气,或者把钢笔塞进自己怀里用体温来保持温度,才能让墨水不被冻住。

“不要浪费电池了,我们物资有限。”他的伙伴跳了进来。

少年犹豫了一下,依依不舍地关掉了手电筒,将信折叠好收进自己怀里:“我们不是劫了几艘巡逻舰吗?...

许你的不只是生活的资助,还有生命的希望

看到群里说,我们昨天一天的现场募捐成果有13万多,而接下来还有网络募捐在继续着。顿时觉得十分欣慰,大家对于有才华的女孩子,总是怜惜的。

我总是很怕做募捐的活动,因为它背后蕴含的苦难,总是给我很大的心理压力。

而同时,募捐的这段时间中,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似乎都放大着我的感官,令这些神经们敏感而多余。

比如总有人问起我,听说你们有募捐,你们为什么要募捐?请求募捐的人给你们什么好处?你们是有关系才能募捐吗?募捐之后是不是要把钱跟你们分成?你们能募捐到这么多钱是有用广告换企业捐助吗?

我表面笑着回答他们,我们只跟慈善总会有合作,所有募捐的钱我们没有拿一分,都是义务宣传,我们之所以进行募捐是因为一...

沉迷放灯,天刀的夜晚这么美~
下次要试试回秦川去,在我大师门白皑皑的雪山顶上的银河下,去太白剑坪或者玉匣关看看有没有好位置可以放灯睡觉截图~

1 / 9

© 金针菇修仙协会一统江湖 | Powered by LOFTER